我的2003

2003年我十三岁
初一下
初二上

那时候听周杰伦的歌,接触是从轨迹开始的,很入戏,边听边幻想。
那时候会偷偷地把零花钱拿去买随身听,我那时居然有八十多的零花钱。还有就是买磁带。

陈一铭同学有一个电子辞典,很高级的可以播MP3,不过导入的过程实在麻烦,我在隔壁修电脑的那里一台Windows ME的电脑上面居然弄成功了,一首歌传好几分钟,然后,当传完两首,一首轨迹一首断了的弦,之后就装不下了。

那天晚上我就在教室里面借他的电子辞典听,真的好神奇,声音好纯净,貌似是我接触的第一个MP3设备。

那时候自己学习刻苦,主要还是因为家庭经济上紧张。
妈妈在县城一边摆摊,一边给我做饭。晚上睡的地方是门市旁边的一个楼梯间,就是楼梯的下面原本是用来堆杂物的那种。

那时候会攒钱买《中学生电脑》,还有电脑报,不过后者的内容太多了,要看很久才能看完,会影响学习的喔。

妈妈摆摊的门市的对面是网吧,很多的网吧,每天晚上都轰隆隆的。不过这样反而很适合学习。怎么理解这句话呢,就是“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都没有。”

关于网吧,我是一直不敢进那种地方的,虽然天天在网吧对面吃饭,写作业,睡觉。
有一年我姐姐从大学放假回家了,然后去网吧,后来里面传来了S.H.E的《Super Star》,声音很大,是姐姐特意选的门市对面的那家网吧,特意选的最靠近我的那个位置,后来姐姐告诉我那是某某某送她的电子贺卡。

那时候我就觉得姐姐很御姐了。

那一年的Photoshop是7.0版本的,后来出了CS系列,发觉教室里面的电脑有些吃力了,毕竟只有128的内存,对了,一个小县城的教室有电脑?还是在2003年?事情是这样的,我们是县城的“贵族学校”嘛,当然硬件设备要跟上,所以就有电脑和投影仪,我是“电器总管”所以电脑很大程度上这些设备是我的,当然,最后还是老师的,不过老师都有电脑,所以还是我的。我对电脑的熟悉基本上就是这时候开始的。

我们生物课的女老师是新毕业的,很年轻,会给我讲有趣的东西,对了,不应该是“我们”,因为可能只有我觉得有趣吧。我还记得她的招牌动作就是抱着文件夹的样子,然后眼神在上方,焦点在上方的远方。
有一次在收幕布的时候,她说,哈,周博啊,对电脑这些感兴趣,以后可以去电子科大啊,不错的,应该考得上。

电脑其实也没做什么,那时候,主要都是搞搞主题美化什么的,课堂上给老师解决问题。

Vista那时候还叫Longhorn,泄露的几张壁纸来看,有一些怀旧的感觉,那张稻草卷的壁纸是那么似成相识,仿佛我的上辈子是美国大草原的。

我想我以后一定要上大学,学计算机。

Windows longhorn
Windows longhorn

标签: 2003

添加新评论